文公杨亿居士,字大年,广慧元琏禅师之在家得法弟子。幼时极聪颖,被举为禅童。长大后,才高八斗,但是却不知道有佛教这回事。

一日,杨亿居士拜访同僚,见对方正在诵读《金刚经》,便讥笑并且数落他,可是同僚却继续诵读自若。

杨亿居士非常惊疑,说道:“是岂出孔孟之右乎?何佞(ning)甚(难道它比孔孟之书还高深吗?沉迷得多么深啊)!”

说完,便凑上前,看了数页,稀里糊涂的,也不懂。从此,他开始对佛教稍有敬信,不再象原来那么轻视了。

后来杨亿居士与翰林学士李维相会,李维鼓励他多多向善知识参学请益。因此,当杨亿居士后来由秘书监出守汝州的时候,他便郑重地参礼了禅林大德广慧元琏禅师。

初见广慧禅师,杨亿居士便问:“布鼓当轩击,谁是知音者?”

广慧禅师道:“来风深辨。”

杨亿居士道:“恁么则禅客相逢只弹指也。”

广慧禅师道:“君子可入。”

杨亿居士连连应道“喏!喏!”

广慧禅师道:“草贼大败。”

晚上,杨亿居士与广慧禅师交谈的时候,广慧禅师问他:“秘监曾与甚人道话来?”

杨亿居士道:“某曾问云岩谅监寺:‘两个大虫相咬时如何?’谅曰:‘一合相’。某曰:‘我只管看。’未审恁么道还得么?”

广慧禅师道:“这里即不然。”

杨亿居士便道:“请和尚别一转语。”

广慧禅师便用手作拽鼻的姿势,说道:“这畜生更跳在。”

杨亿居士言下大悟,平生疑滞豁然散尽,遂作偈曰:

“八角磨盘空里走,金毛师子变作狗。

拟欲将身北斗藏,应须合掌南辰后。”

杨亿居士悟道后,与楚圆慈明禅师、驸马都尉李遵勖、环大师等人,关系甚为密切,以法为友。

杨亿居士临终前,曾感微恙。当时他正好与环大师在一起。

杨亿居士问环大师:“某今日忽违和,大师慈悲,如何医疗?”

环大师道:“丁香汤一碗。”

杨亿居士一听,便作呕吐的样子。

环大师道:“恩爱成烦恼。”

一日,环大师正在为杨亿居士煎药,杨亿居士突然大喊道:“有贼!”

环大师放下药罐,于杨亿居士跟前叉手而立。

杨亿居士瞠目而视之,说道:“少丛林汉。”

环大师一听,便拂袖而出。

又一日,杨亿居士问环大师:“某四大将欲离散,大师如何相救?”

环大师于是槌胸三下。

杨亿居士道:“赖遇作家。”

环大师道:“几年学佛法,俗气犹未除。”

杨亿居士道:“祸不单行。”

环大师便嘘嘘作声。

杨亿居士后作偈寄给李都尉(存勖)道别,偈曰:

“沤生与沤灭,二法本来齐。

欲识真归处,赵州东院西。”

李都尉读偈后,说道:“泰山庙里卖纸钱。”

说完便前往探望,到达的时候,杨亿居士已经入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