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间地狱苦无边

死了又生,生了又死,没有间断的苦。

无间地狱,就是没有间断,不停止这个苦啊!总是在受苦。

怎么叫总受这苦呢?在地狱里这个受罪的灵魂是谁呢?就是每一个造罪的人。每一个造罪的人,他的灵魂都在地狱里受苦。譬如本来用火一烧,可以把他烧死的,或者用刀一斩,就把他斩死了,虽然斩死却不知道痛苦,有什么痛苦,他也不知道。那么在地狱里,死是不是就不知道了呢?也是不知道。可是随着死,随着又生,死了然后又活了。

怎么活的呢?地狱有两种风,这两种风叫什么风呢?叫“巧风”。为什么叫巧风呢?因为这个风太奇怪了。怎么说呢?这风分成两种,一种是臭风,一种香风。臭风把人一吹,人又活了;活了,就很丑陋的。而香风一吹,把人吹活了,相貌就很圆满的。可是受罪的人,多数是用臭风来吹的;升天的人,就是用香风来吹的。当香风一吹,相貌就生得圆满,升到天上去了;而臭风一吹,相貌就生得丑陋,像阿修罗似的,他这个面上七八家子都搬到一起,做合股公司了,你说丑怪不丑怪?像这样臭风一吹,又吹活了。所以无间是死了又生,生了又死,没有间断的苦。

无间地狱的周围,有一万八千里这么大的一个城,这狱墙高有一千里。所以地府里看不见太阳,因为那个墙太高了,把太阳都给遮住了,因此地狱里是黑暗的。但是幸亏还有火,凭这火,你还可以看见一点东西。不过,这个火是一种业火,把你烧得皮开肉烂,烧得很厉害的,令人受不了这种的痛苦。

我们人现在想一想,如果真是到那个地方,你说这怎么办呢?在那个地方,一时一刻都不自在,那真是不自在!不自在!真正不自在!这个城墙都是铁造的,铁又坚固又冷;这就表示众生的业报太坚固了。到这个地方,心里就冷了──啊!在这个地方,只有受苦。哎哟!苦啊!苦啊!真苦啊!所以争名的心也没有了,夺利的心也没有了;什么心都没有了,谁打你一巴掌,也觉得比这火烧的还好得多;踢你一脚,你觉得还没有被狗咬的那么痛。所以那时候你知足了,生出一种知足感。

这个城上面的火,就烧得通到城下边;下边的火,又通到上边去。又有铁蛇、铁狗在城的四角,每个城角有一只大狗,城有一千里,这狗就有八百里这么高,每一只狗的头上,又生出八个头;每一个头上,又有八只角。铁狗有犄角,好像牛似的,这八个头,共有六十四只角;这六十四只角,当它头一晃,来回这么一搅,就变成火轮,就变成刀轮。所以碰见哪个罪人,就用角把谁给捅坏。这长犄角的狗,谁看见过这一种的怪物?若没有看见过,那可以去看一看,可是看一看!就回不来了。不错,一去就无踪了,永无出期。

到这种地方,不像看电影那么好看的,说是你看完了,可以回家;这看完了,就没有家回了,也就是没有自由了。铁蛇、铁狗在这狱墙上边,东跑西跑,来回互相跑。这狗和蛇,不单会咬人,口里还吐火,身上也有火。那身上的火,烧得这火狗身上又腥又臭,谁一闻到那股的腥味、臭味,会把五脏六腑恶得都要吐出来。你看!这个滋味,真是不好受。所以不要说去看,你单单现在想一想,那都是很不自在,很不好受的。